INTRODUCTION OF FUNERAL DIRECTOR優質禮儀顧問介紹

郝一澤

禮儀師 返回列表頁

 

姓名:郝一澤

任職年度:民國95

學歷:學士

取得証照:內政部禮儀師證書

現職:高屏服務處 禮儀師

經歷:龍巖禮儀師菁英培訓第十期

   服務於高屏等地區

  • 知名服務案例

法務部總務司楊司長之先嚴

前橋頭鄉高鄉長夫人 

銘榮元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夫人

 

 

  • 從業心得

俗話說男怕入錯行 女怕嫁錯郎 當初懷抱著一份對禮儀師的憧憬來到龍巖,曾經以為禮儀師就是穿著西裝在莊嚴的告別式中主持的司儀,入行以後才體悟到從禮儀助理到正式執案禮儀師之間的過程是多麼的嚴峻辛苦,然而這一切挑戰對我來說都是值得的,如同麥克阿瑟將軍曾經說:「如果有人拿一百萬美金叫我再入伍一次;我絕對不願意,但是如果要用一百萬美金買走我的軍旅生涯;我也不肯賣。」

隨著殯葬改革以及政府對於這個產業的規範,禮儀師證照化提昇了禮儀從業人員的社會價值,未來希望能在龍巖持續的盡一份心力讓禮儀師的工作再社會上受人尊敬,成為社會正向溫暖的陽光產業。

 

  • 難忘經歷

一澤您好:

這樣的稱呼應該不會太失禮吧?因我感覺如此較不見外,得知您亦是眷村長大的孩子,使我們一家人有格外的親切感,相信這一切都是爸爸的安排,同時非常感謝您將爸爸此生最後的旅程辦得如此圓滿,而您的專業素養及服務態度更使我們深感尊敬,年紀輕輕即有如此成就,成為我們這些哥哥姊姊們應學習的對象。

聽很多人說女兒是爸爸的前世情人,我始終相信此一說,因為我是爸爸唯一的女兒,即表示前世我亦是他唯一的愛,而爸爸亦是我今生的唯一,因為父母的愛是永恆而無止盡的,相信您可能無法體會,我與爸爸相互依賴的情感,但活到四十幾歲,我與外子即失去了爸爸,命運似乎並不與我們同在,也是我們此生的遺憾!

每每回到台北,瀰漫於家中的悲傷氣氛仍無法消彌,而我與媽媽也只是相對無語唯有淚兩行,對爸爸過世的悲傷是心底永遠的烙印與無法抹滅的傷痛。曾聽您提及眷村改建時之心有戚戚,其實爸爸告別式的同時,看到會場裡村內的叔叔、伯伯、媽媽們,真是萬般思緒湧上心頭,兒時歡樂的記憶瞬間在腦海裡翻騰著,一直盼望能嫁個如鄰家大哥哥般的丈夫,可我卻挑了個本省籍又小我一歲的先生,真是姻緣天注定,幸好先生是個標準的好男人。

爸爸後事圓滿完成後,衷心盼望著若您有空閒時仍能與媽媽聯繫,視如己親,因兄長又將遠行,而小弟也只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么兒,我們夫妻亦不常陪伴媽媽身旁,且媽媽還常誇你是個進取向上的有為青年,再者公婆與你亦是同業中人,這種種的機緣巧合,希望您將此視為特殊之緣分,能多關照風燭殘年的媽媽,再次感謝您此次的協助,不至使家中弟兄無所適從,而能圓滿完成爸爸的後事,萬分感謝!!

 

返回列表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