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A RELEASE新聞專區

2013年度財經風雲人物-李世聰 把悲傷化為感動的新富豪

2013/12/11http://bit.ly/1bVSK0e返回列表頁

 

人物觀點專題   把悲傷化為感動的新富豪 李世聰

李世聰所經營的龍巖集團,是世界排名第三大生命禮儀服務公司,他今年更首度被《富比世》雜誌列為台灣第四十一大富豪。

這是一個處理死亡的產業,大家都不願面對,也鮮少引人注目。

但是,二○一三年的《富比世》(Forbes)首度將龍巖集團董事長李世聰列為台灣第四十一大富豪:身價八.五億美元(折合新台幣二五五億元),更由於他的行業特殊,《富比世》還把他作為封面人物,這位鮮少露臉的低調企業家,終於正式登場。

十二月初,冬日的新北市三芝區,已吹起陣陣強勁的東北季風,儘管寒風刺骨,斜陽照映在山腰上的「真龍殿」,聳立在眼前的高樓更顯得閃閃發亮,這裡是台灣最大、世界第三大殯葬服務公司龍巖集團的所在地。

李世聰現身在真龍殿一樓休息區,臉上靦腆的笑容,仔細傾聽員工談話的誠懇態度,看不出一絲大老闆的架子,只有司機開著勞斯萊斯頂級轎車來迎接時,旁人才注意到他的富豪身分。

商品冰冷,但卻讓客戶滿滿暖意「你們一定要喝一杯這裡的咖啡!」開始採訪前,李世聰熱情地介紹真龍殿的咖啡,原本以為再平凡不過的拿鐵端上桌,研磨咖啡中散發著濃郁的香氣,「這可是我請誠品書店幫龍巖特別規畫的,連豆子、機器全和誠品一模一樣。」李世聰謙虛地說,「服務業什麼都要很重視啊,我們就贏在這一點。」賣的是冰冷的納骨塔、生前契約,但李世聰總是想辦法讓客戶感覺溫暖。走進真龍殿,寬敞車道、明亮燈光,甚至連客人喝的一杯咖啡都有學問,這是二十一年前剛踏入﹁黑色產業﹂的李世聰從未想過的。

○八年,李世聰找建築大師安藤忠雄打造世界級的頂級墓園,案子取名為「光之殿堂」。對李世聰來說,為禁忌的殯葬產業注入光亮,改變整個產業的氛圍印象,是他最念茲在茲的事情。

龍巖集團去年營收四十三.七億元,獲利二十.七億元。龍巖一年服務案件多達五千件,以台灣每年平均死亡人口十五萬人計算,市占率逾三%。

「不瞞你說,我剛開始去殯儀館看到怵目驚心的環境、往生者不受尊重的對待過程,頭皮直發麻。」談起創業的過程,李世聰承認是誤打誤撞。

原本他在電子零組件外銷的家族事業幫忙,九二年,李世聰父親的朋友無意經營三芝白沙灣安樂園,將土地賣給李家,三十三歲的李世聰順手就接下經營。原本只是玩票性質,後來才發現裡面學問不少,越挖越深後,就乾脆結束電子廠,專心經營殯葬業。

二十年前,殯葬從業人員被謔稱為「土公仔」,李世聰印象很深,他買下白沙灣安樂園後,協助一位名人辦喪禮,現場文武百官無一缺席,結果抬棺的人竟然穿短褲、拖鞋出來。這突兀的畫面他看了快昏倒,也讓李世聰下定決心,一定要改變台灣殯葬禮儀的服務水準。

「要做就一定要做到最好。」李世聰家族經營的電子公司,雖然只是一間小工廠,但往來的全是日立、三菱等日本大型企業,他做生意的理念深受日本文化影響,當李世聰轉換到服務業,第一個想法就是向日本取經。

李世聰當時一年跑日本好幾次,為的就是看大型葬儀社如何辦喪禮、管理墓園,他驚覺「一場告別式竟可以如此莊嚴肅穆」,這段學習過程對他來說是一場震撼教育,也激發他找日本首屈一指的殯葬集團SUNLIFE合作。因此,近二十年來,龍巖每年持續編列預算送人到海外考察,至今已有一五○○位員工赴日受訓,由此也顯現他個性霸氣的一面。

在公司裡 治軍嚴謹很霸氣「我要當殯葬業的台積電。」李世聰相當自豪,如今龍巖不論品牌、治理、績效都是業界第一;然而,二十一年前的台灣生前契約市場是戰國時代,沒有人脈、沒有人手的他,為了殺出一條血路,也在業務拓展遭遇極大挫折。

「那時候賣生前契約的業務員不好找,李董只好土法煉鋼,找當兵時的同袍當幹部,甚至連他自己都跳下來做業務,沒有人不被他的熱情感動。」目前擔任龍巖董事,在龍巖九二年成立就加入公司的詹白蓮說,「當時真龍殿還沒建好,帶客戶上山看到的也是一片黃土,只能利用設計藍圖和3D動畫說明。」「賣了好幾年都是雜草一片,我連進度都不敢講。」李世聰顛顛簸簸地走過真龍殿長達十年的興建期,儘管內心很著急,但也只能盡力而為。

龍巖成立初期切入預約市場,但是賣了生前契約,誰來執行?十六年前,當時台灣殯葬業並沒有「禮儀師」這個職業,為了制定出一套符合台灣社會的禮儀服務流程,李世聰委託國內民俗權威、銘傳大學應用中文系教授徐福全到公司擔任「禮儀師」顧問,建立一套符合現代化的葬儀服務標準作業流程,最基本的就是要求禮儀師穿制服,所有流程透明化。

透過嚴格稽核 大量採購降低成本後來很多同業開始學龍巖設立禮儀師,李世聰說,「我不怕別人模仿。」為了不讓公司成為一言堂,李世聰也把軍中「榮團會」複製到龍巖,每季由他帶一級主管上台讓業務員備詢,「大家都可以來放炮,就算業務員覺得某位客戶花山做得不漂亮也可以檢討!」所以每位主管參加榮團會都戰戰兢兢。李世聰話講得很坦白,「在榮團會,不用再講公司的好事,這你回去向親友宣傳就好,我要聽的是缺點,這樣才有進步的空間!」龍巖董事、台大國企所教授任立中觀察,李世聰的價值,在於他一開始就不以現有的產業標準為方向,直接學習國外殯葬業的作法,改變了台灣殯葬產業生態鏈;第二個差異化,是一開始就在公司治理方面建立制度,拉大與同業之間的競爭距離。

任立中說,殯葬業的服務流程大同小異,很容易被複製,但是李世聰為了有效管理生前契約與納骨塔的銷售、庫存,以及降低採購成本,龍巖二十年前就砸錢導入企業資源規畫系統︵ERP︶改善內勤作業流程,讓營運更有效率,也提供顧客更好的服務。

曾擔任真龍殿物業管理主管的龍巖集團副總孫日輝說,真龍殿內有三十萬納骨塔位,且全棟恆溼恆溫,一定要透過自動化系統管理,才能降低人力成本、減少疏失。他舉例,真龍殿有兩萬個燈泡,為了維持一貫照明品質,很早就改用穩定度較高的LED燈泡,甚至利用精密監視器控管門禁,雖然初期建置成本很高,但卻可以減少更換次數。

「龍巖不靠犧牲利潤賺錢,是透過嚴格稽核制度,大量採購降低成本。」治軍甚嚴的李世聰說,為落實公司治理,他將家族企業經營色彩降到最低,高階主管一律聘請專業經理人,甚至還設稽核室,直接隸屬董事會,嚴格勾稽公司現金運用、轉投資策略,利用制度擺脫殯葬業早期予人不透明的經營模式。

當初,他找安藤忠雄來設計墓園時,安藤忠雄問他有多少預算,李世聰沒給數字,僅回答:「有必要的,我想你不會省下一毛錢;沒必要的,我想你不會浪費任何一分錢。」話語之中顯露出他霸氣的一面。現在已經是好友的兩個人,相處模式卻很平民。「我們可以一起去吃拉麵、搭捷運,晚上找人來按摩,就是最好的享受。」李世聰說。

一二年九月,中國信託慈善基金會董事長辜仲諒買台灣壹傳媒,遭金管會限制持股比率,請李世聰幫忙分擔持股權,他二話不說,就以個人名義吃下一四%。談及這段過程,李世聰說:「都是幫好朋友的忙,但我買壹電視的消息一出,很多外資打電話到公司,質疑龍巖怎麼﹃不務正業﹄呢?其實我是用個人的錢挺朋友。」龍巖以企業化管理聞名,但李世聰卻透露,小時候很叛逆、不愛念書,只想趕快出社會做生意;但隨著公司規模愈來愈大,他反而愈來愈喜歡學習,包括財務管理、企業管理的書都靠自修學會。

早婚的李世聰,兩個子女都已長大成人,「女兒美國哥倫比亞大學MBA畢業後,就到香港的企業上班負責投資業務;兒子則還在多倫多讀大學。」提起子女,他口氣突然和緩起來,「我兒子與我小時候一樣很早熟,他在加拿大大學念到一半,因為叛逆被我趕出去,就搞失蹤離家。為了不讓我找到,還躲到紐芬蘭流浪六年,靠翻譯醫學期刊養活自己,直到今年才回多倫多繼續念大學。」至於將來會不會讓子女回龍巖接班?李世聰抱持隨緣的態度,直說要看兒女的興趣。

談展望 十年攻下中國十個省分「財富再增加多少對我來說,已經不重要。」李世聰現在的目標是成為「大中華區最佳殯葬託付業者」,除了帶領龍巖進軍比台灣大七十倍的中國殯葬市場,未來十年計畫要攻下中國十個省分,他也相當看好台灣長期照護產業商機,在他眼中,長照市場就像一塊處女地,還有很大改善空間。

李世聰站在真龍殿高台上,看著前方芒草吹拂著安藤忠雄設計的「光之殿堂」空地,彷彿又回到二十一年前剛踏上這塊土地時的場景;不同的是,現在的心境充實,並且更多了一份自信與篤定,這也是他堅持意志所換得的代價。

 

返回列表頁